黎。

〖方向感〗1


  蛰伏了一个春冬的暑气已开始骚动,街上的人潮却一如既往的汹涌难抵,让人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锅正煮得沸腾的热汤。刚下公交车的乔一帆还没站稳便被人群挤得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站定后,才拔出手机研究起叶修发来的地址。

  对于一个从家到微草俱乐部那么点距离稍微绕个圈都能迷路的人来说,自己对着不确切的地址找到目的地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又想想几天前是自己婉拒了前辈要来接机的好意,乔一帆就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本是不想因为自己麻烦到前辈他们,可是自己一迷路大概只会麻烦得更多吧……

  最终,乔一帆无奈地舒开紧皱的眉头叹了口气,将手机塞回衣袋里,就先凭直觉选了个方向准备找找看。

  粘腻的感觉覆盖每一寸肌肤,没走出多远,他的衣衫已深了一个色度。

  
  当乔一帆第三次转回同一个路口时,他毅然决然往车站牌的方向走去,一边四下张望起来,企图找个人问路。 街头人那么多,总能碰上一两个玩荣耀的吧。

  他刚在车站牌旁站稳,就有一辆公交驶进站,虽然预先往旁边让了几步却依旧被人撞得有些踉跄。而这一次,在乔一帆拽紧包站稳前,有人已经牢牢地抓住他的手臂,拉了他一把。

  借力站稳步子,乔一帆忙转身颔首向人道谢,目光倒恰巧撞上绘有嘉世队徽的外套。浓郁的黑中燃放着一簇热烈的红色,像是意寓着引导嘉世夺下三连冠的一叶之秋。乔一帆抬头对上人视线,虽然在这个人脸上找不到任何熟悉的感觉 不过对于此刻的乔一帆来说,重要的是,终于可以问到路了!

  “谢谢你,还有,可以麻烦请问一下,嘉世俱乐部怎么走吗?”

  在嘈杂闷热的街头,乔一帆的声音像是温润的雨水投入其中,不到片刻就蒸发殆尽。邱非闻言显然愣了愣。是远地来找嘉世的?可看看眼前干净乖巧背着包拖着行李的少年,与前段时间堵在俱乐部门口的狂热粉丝完全不像。 不过,反正自己现在也正要回去,帮忙带个路也没什么。邱非这么想着边礼貌地回应了乔一帆的感谢,表示自己可以带他去。

  对于人生地不熟还打不到车的乔一帆来说,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看见对方身上的衣服也知道,即使不是正式队员应该也是在战队里有一席之地。就像自己一样?不,不一样,他的眼里的斗志胜过当时的自己不知道多少。 他可能也准备回去了,所以大概不会添太大麻烦。

  想至此,乔一帆随即颔首向人道谢。在不知道说了今天第几个“谢谢你”后,乔一帆差邱非半个身位地跟了上去。

  在人潮中拖箱带包的乔一帆显然行动不便,以至于一路上都有些磕磕绊绊。邱非发现余光看不见乔一帆后,皱皱眉停下了脚步,回头寻找他身影,等人靠近与自己两肩齐平了才舒展开眉头,开口询问:“我帮你拿箱?”

  大概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太慢耽搁了对方时间,乔一帆不禁有些烧脸,急忙表示没有关系,自己这次会快点跟上以及对不起耽搁了他时间。

  看了眼乔一帆固执坚定的表情,邱非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接下来的路上明显放缓了步子,碰上尤为拥挤的人群时就稍稍停顿一下。因而直到到达目的地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都只差半个身位。

  乔一帆翻遍衣袋只找到了自己车上吃剩的小半包棒棒糖,犹豫了一番,还是递到邱非面前,极其不好意思地开口:“这个当作谢礼可能有些不太好,不过我身上只有这个能送人了。”

  对上他一脸无奈加不好意思的表情,又看看他手里的糖果,邱非不禁扬起了嘴角,伸手接过糖,语气里也带了些笑意:“没事,糖也很好吃,谢谢你。”

  两厢道别,乔一帆想到嘉世和叶修前辈之间的关系,于是慢了邱非一步才转身走向嘉世对面的兴欣网吧。
  
  

万圣节的小糖果

大概就是突然想到个梗,然后临考只能凑合出段子
久违下笔,希望还能见人……

战队里,万圣节的装饰已经挂了两天了,终于到了日子又是铺天盖地的糖。

本就是个稚气还余的少年,再加上战队一群老大不小的顽童的影响,乔一帆的那点小心思也变得活络起来。想着隔天放假,大晚上地裹厚实了跑去嘉世宿舍楼下逮人。

邱非仍旧是最后一个回宿舍的。乔一帆大老远就瞧见了,偷偷地往楼道阴影里蹭,等人走近了才猛地从身后扑上去,到底心疼人累了一天也收着力道。

听到低低的笑声,邱非就知道是谁,也不开口,就等着人下文。乔一帆凑人耳边轻声开口,却掩不住笑意。

“Trick or treat。”

没等乔一帆退开,邱非已经回头吻上了人唇,轻飘飘的,但鼻息间都是彼此的味道。两人微微泛红的耳朵躲在夜色里,邱非先含着打趣意味地开口:“甜吗?”

〖邱乔〗桂香

一帆小天使生日快乐!!!
凑个段子当生贺!

  一入十月,天气便凉爽了许多,桂香也在空气中渐渐弥漫开来。

  不明缘由的,乔一帆非常喜欢这种娇小淡黄的花儿,不是那么的招摇夺目却能在不知不觉间就令人无法抽离。

  往年一帆的生日,乔妈妈都会亲手准备桂花糕,家里一阵子都是桂花香。今年奈何战队事务繁忙,乔一帆也是等乔妈妈寄来了桂花糕才反应过来自己生日到了。

  一帆急忙抽空给妈妈回了个电话,又把桂花糕当是慰问品和众伙儿分了。虽然自己并不准备拿这点事去打扰大家,但一帆心里难免还是有些期待邱非会不会做些什么。

  一等就是到傍晚,训练一结束乔一帆被陈果喊去帮忙跑腿。

  夕阳西下,粉里透些紫的云霞漫天际,桂香在鼻息间萦绕,乔一帆一手提着水果,一手握着手机,在小路上缓慢地行走。邱非最近似乎也非常忙,每周的连麦都有减短的趋势,乔一帆表示非常理解于是主动避免了不必要的打扰。

  理解归理解,思念归思念。在乔一帆看到门口的人影时,心跳还是漏了几拍,不禁加快步子小跑着过去。在确认是那个自己期待了一天的人时,乔一帆强忍下抱住人的冲动,笑得一脸愉悦地看着他。

  邱非被满脸写着讨赏的乔一帆看得有些想笑,提起手中的桂花糕在人面前晃了晃,微红着脸轻轻咳了咳:“这个是跟着教程做的,味道应该还好。”

  乔一帆明显呆愣了一下,下一秒笑弯了眸,满心欢喜地捧过人手里的保鲜盒。邱非自然而然地接过一帆手里的水果,好让人更好拿些。

  “试试看味道?”

  话音还没落,乔一帆毫不客气地就打开拈了一块凑到嘴边,一口咬下去便被甜甜的桂香包裹。 来不及开口,乔一帆冲着邱非猛点头,表示真的非常好吃!

  正准备吃第二块,他的目光落在了刚刚飘到盒子里的桂花上,有些好奇地低语:“你说,花会不会更甜呀?”

  “噗,试试不就知道了?”

  没等乔一帆反应过来,邱非已经拈起娇花吻了过来。淡淡的花香在唇齿间弥漫开,带着丝丝涩意转而却又化在了甜味里。邱非渐渐转温柔为掠夺,空闲的手环上了乔一帆瘦弱的腰,一寸一寸占有,直至对方有些喘不上气才缓缓退开。

  邱非带着些调侃意味地问道:“甜吗?”

  乔一帆有些无奈地看了他一眼,双颊微微泛红,用几不可闻的声音回答道:“甜……”

   邱非吻了吻人鬓发,凑到人耳边轻声细语。

  “生日快乐,一帆。”

当然,后来当小天使推开门的时候,迎接他的是兴欣众人的suprise!
  
  

占个tag√
呜呜呜呜太可爱了!给太太们打call!
幸福到窒息!!!

〖周黄〗买书

梗自微博。
超级无敌短的段子

      听说台风将近,气温下降了几个档次,想说趁台风来之前,先去买些书屯着以防电线被刮断后太无聊。思来想去,黄少天最终拖着还在G市玩儿的周泽楷上街了。

      要问黄少天理由,无外乎是周泽楷比较“听话”,而且队里其他人转眼就逃了,至于轮回的,也就周泽楷比较熟。总而言之,他可以找出一堆理由。不过不管什么理由,重要的是,周泽楷不介意。

       这去时两手空空,返回时却是一袋书还要加一大袋零食。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街上,黄少天还单手玩着手机。周泽楷后头瞧了一眼便停下了脚步,空着的手去接黄少天手里的袋子。

       “不不不,你这样,让我提什么啊!倒时候回去他们都说我欺负你。”黄少天被人“抢”走了手里的袋子才反应过来,急忙伸手想去抓回来。

       周泽楷思考了片刻,把两个袋子换到同一只手上,空出来的手抓住了黄少天乱挥的手,转过身拉着人就往前走。

       “那你提这个吧。”

       黄少天憋红了脸,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终埋头跟上人。周泽楷微微侧过脸悄悄瞥了一眼,顿时忍俊不禁。

【周黄】钓娃娃

就是颗小糖果。

       进入夏休期后,选手之间难免相互走动,或者约个一起到谁哪儿去干点事情娱乐娱乐。

        轮回大队准备来个集体旅游,在周泽楷提出去G市后,其余几个贪图G市各类小吃已久的也都纷纷赞同了,于是一票人就浩浩荡荡地出发前往蓝雨根据地。

       喻文州接到江波涛发来的消息后,本着尽地主之谊的想法,带着几个顶着烈日还特别精神的去机场接机。

       由于人多,于是分了几辆车,黄少天以有话和周泽楷交流为由要和人做一辆,又因为恰好会有两个人多出来,于是众人为了自己的耳朵都纷纷结伴抛开了这两个人。

       黄少天这求之不得,大热天的去看人潮汹涌的景点,别是闲的慌,给喻文州发了条另有打算就拐着轮回的队长去了商场抓娃娃。

      许是最近高温实在太厉害,商场里人也不多,黄少天盖了个帽兜就扯着带了墨镜的周泽楷钻进游戏厅。各式各样的娃娃机看得人眼花缭乱,黄少天换了一打硬币让周泽楷拿着,自己在其间肆虐横行。

       在黄少天穷尽空袋里最后的一枚现金后,终于还是钓到了一个,一脸得瑟地转过头看向周泽楷,开口问道:“看我厉害不?”

      “嗯。”

       “喂,你就只会说一个字啊?那么简洁干什么,夸我需要惜字如金的吗?”

       “前辈厉害。”

       “这还差不多!其实我觉得再给我点钱我肯定还能抓更多,不过今天出来现金没带多,唉,我们下次再来!”黄少天一边嘀嘀咕咕着,目光还是放在挂在出口处摇摇欲坠的玩偶上。

       周泽楷见状,嘴角扬起了几分,转身去机器哪儿换了一捧硬币回到人面前,示意人玩儿个开心。

       当天咱们剑圣大大的微博是这样的。

夜雨声烦V:

      咱们枪王大大虽然话少,但是带出去还是很方便的!可以当辅助,随时提供枪弹。@一枪穿云V

      [两只熊.jpg][抓娃娃机.jpg][黄少天搭着周泽楷肩膀.jpg]

摸个鱼吃个糖

       “放烟花吗,邱队?”

       乔一帆迎上人意外的目光,弯眸笑着提起手中的一小袋烟花晃了晃。

       邱非却只是看着不说话。几簇烟花恰巧在乔一帆身后的天空绽放,徒给人添了几分惊艳。乔一帆被人看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发烫的脸。

       他自然明白邱非惊讶的是什么,犹犹豫豫着抬头看着人眼睛,坦言道:“我明天早上的飞机,出来散步看到了有卖烟花,想着想着就走到这里了。介意吗?”

       邱非瞧见人一副很认真又有些忐忑的样子,忍俊不禁地摘下自己的围巾绕上乔一帆裸露的脖颈,完毕后回视着人,显然十分愉悦。

       “一起去吧。”

――――――――――――――――――――――――――――――――――――――――――――――――

嘿,不要脸地问问,有人点梗吗???

来,让我们喊出我们的口号!

“放飞自我,自给自足!”

呸……

       乔一帆本就是个耳根子软的,面对相较年幼的卢瀚文,更是禁不住那撒娇。在外人看起来,也只说兴欣的小阵鬼和蓝雨的小剑客玩儿得特别好。

       不过乔一帆倒也是纵容卢瀚文,像是难得夏休,应了人各处旅游尝试各种游戏,像是偏甜的口味,也是在人各种安利邮寄投喂下养成的,像是在网游上联手坑害新生代,再像是早已习惯了见面时扑过来的拥抱。

       其实真要说起来,这倒更像是带孩子,嘴上说的喜欢也多半是像对待弟弟一般。可此刻乔一帆看着眼前正环抱着自己的腰,眨巴着大眼睛要亲亲的人,一时间有些烧脸。

       “一、帆、哥、哥?”

       卢瀚文天真的小脸上洋溢着笑容,明显刻意的一字一顿让乔一帆的脸更添几分绯红。

       在对方“单纯”的目光下,乔一帆不禁将手指覆上人双眸,只轻轻吻在自己的手背上,像是为了缓解尴尬的处境,声音虽然轻飘飘的却依旧温润如水。

       “乖。”

诈尸产粮,就是个小段子

周黄。梗自微博

       全明星赛后聚会,黄少天瞅见周泽楷一个坐在桌边,不远处的江波涛正在和肖时钦聊天,于是开心地过去逮着周泽楷唠嗑。

       说是两个人唠嗑,其实是黄少天单方面谈天说地,愣是从荣耀扯到某个不知名的旮旯角。听到不远处姑娘们突然高声谈论的八卦,又摸出口袋里便携式的本子和笔。

       “小周,我教你怎么撩妹吧!这种东西你光脸帅不行动也没用啊是吧!”说着也不管人有没有反应,就兀自写了下去。周泽楷只是笑看着人悄悄瞄了眼手机屏幕又仔细检查了遍纸,然后接过了人手里的纸条。

       纸条上是一段诗:在你孤独,悲伤的日子/请你悄悄地念一念我的名字/并且说:有人在思念我/在世间我活在一个人的心里

       周泽楷打开看了一眼后,递回给人,迎上黄少的视线,开口时声音里含着几分笑意。

       “送给你。”

邱乔甜饼

拖了近半个月的梗,写了一点发现崩了,最后索性放飞自我……可能接个感冒后续(?

       雨淅淅沥沥竟已下了近半个月,不时还雷声大作。这掰着手指一算,也已经有一个月没看见隔壁战队的小队长了。

       说是隔壁,其实也就和其他战队比起来相对而言,不然也不会真连一面都见不到。

       乔一帆思虑着嘉世已经进入夏休期了但肯定还会有人留下来训练,比如邱非。而自己这边因为明天比赛,今天倒是被提醒说要放松。

       不如……去找邱非吧?

       乔一帆只犹豫了片刻便发了条短信过去询问邱非是否有空,这还没放下手机就收到了回复。两个人商量了会儿,约在了兴欣附近的某家面馆碰面,不过说是商量,其实更倾向于邱非单方面决断。

       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下大了,而且风又大,乔一帆又是宅男体质,不,还更弱些。邱非发完消息就开始准备出门。邱非心里也没法责怪他这种天气想来找自己,自己未尝不想见,只是怕打扰他。

       这么想着,邱非又提早了些,准备直接到上林苑去接乔一帆。最后,邱非是在上林苑门口的超市那儿接到乔一帆的,那人说是把伞给了冒雨跑回来的包子,反正邱非即使不直接来这边接他,也会等久了后来找他。

       是谁给这个人的自信?

       邱非皱了皱眉头,准备搂上人腰的手顿了顿,最终还是揽上人肩膀,之前还顺便把兜帽给人戴上了。谦虚是好事,这完全是没意识吧,身为职业选手,还真的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啊。

       邱非微微低头打量起人侧脸。温和而无害,哪儿能想到场上那个阴冷的阵鬼,上次自己还在他那儿吃了不小的亏,亏他赛后还乐呵呵地来约饭。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他扬起唇轻轻吻了吻人近在咫尺的发丝。

       身旁的人明显僵了僵,下一秒急忙往旁边走开点,邱非见状赶紧把伞往人那边倾了些。乔一帆把羞红的脸往兜帽里藏,本只顾疾步往前走,过了会儿全然不见雨淋到自己,才悄悄侧脸往旁边看了看,恰巧看见人淋湿的肩膀,愣了愣又往人旁边走近了些。

       “在外面……”

       邱非刚意识到人的动作,就有微弱的声音飘入耳内,他动作顿了顿,笑容不禁露得更大了。

       “是,我错了,不过,刚刚没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