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

邱乔甜饼

拖了近半个月的梗,写了一点发现崩了,最后索性放飞自我……可能接个感冒后续(?

       雨淅淅沥沥竟已下了近半个月,不时还雷声大作。这掰着手指一算,也已经有一个月没看见隔壁战队的小队长了。

       说是隔壁,其实也就和其他战队比起来相对而言,不然也不会真连一面都见不到。

       乔一帆思虑着嘉世已经进入夏休期了但肯定还会有人留下来训练,比如邱非。而自己这边因为明天比赛,今天倒是被提醒说要放松。

       不如……去找邱非吧?

       乔一帆只犹豫了片刻便发了条短信过去询问邱非是否有空,这还没放下手机就收到了回复。两个人商量了会儿,约在了兴欣附近的某家面馆碰面,不过说是商量,其实更倾向于邱非单方面决断。

       雨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下大了,而且风又大,乔一帆又是宅男体质,不,还更弱些。邱非发完消息就开始准备出门。邱非心里也没法责怪他这种天气想来找自己,自己未尝不想见,只是怕打扰他。

       这么想着,邱非又提早了些,准备直接到上林苑去接乔一帆。最后,邱非是在上林苑门口的超市那儿接到乔一帆的,那人说是把伞给了冒雨跑回来的包子,反正邱非即使不直接来这边接他,也会等久了后来找他。

       是谁给这个人的自信?

       邱非皱了皱眉头,准备搂上人腰的手顿了顿,最终还是揽上人肩膀,之前还顺便把兜帽给人戴上了。谦虚是好事,这完全是没意识吧,身为职业选手,还真的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啊。

       邱非微微低头打量起人侧脸。温和而无害,哪儿能想到场上那个阴冷的阵鬼,上次自己还在他那儿吃了不小的亏,亏他赛后还乐呵呵地来约饭。不知该气还是该笑,他扬起唇轻轻吻了吻人近在咫尺的发丝。

       身旁的人明显僵了僵,下一秒急忙往旁边走开点,邱非见状赶紧把伞往人那边倾了些。乔一帆把羞红的脸往兜帽里藏,本只顾疾步往前走,过了会儿全然不见雨淋到自己,才悄悄侧脸往旁边看了看,恰巧看见人淋湿的肩膀,愣了愣又往人旁边走近了些。

       “在外面……”

       邱非刚意识到人的动作,就有微弱的声音飘入耳内,他动作顿了顿,笑容不禁露得更大了。

       “是,我错了,不过,刚刚没路人。”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