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

〖方向感〗1


  蛰伏了一个春冬的暑气已开始骚动,街上的人潮却一如既往的汹涌难抵,让人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一锅正煮得沸腾的热汤。刚下公交车的乔一帆还没站稳便被人群挤得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站定后,才拔出手机研究起叶修发来的地址。

  对于一个从家到微草俱乐部那么点距离稍微绕个圈都能迷路的人来说,自己对着不确切的地址找到目的地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又想想几天前是自己婉拒了前辈要来接机的好意,乔一帆就有种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的感觉。本是不想因为自己麻烦到前辈他们,可是自己一迷路大概只会麻烦得更多吧……

  最终,乔一帆无奈地舒开紧皱的眉头叹了口气,将手机塞回衣袋里,就先凭直觉选了个方向准备找找看。

  粘腻的感觉覆盖每一寸肌肤,没走出多远,他的衣衫已深了一个色度。

  
  当乔一帆第三次转回同一个路口时,他毅然决然往车站牌的方向走去,一边四下张望起来,企图找个人问路。 街头人那么多,总能碰上一两个玩荣耀的吧。

  他刚在车站牌旁站稳,就有一辆公交驶进站,虽然预先往旁边让了几步却依旧被人撞得有些踉跄。而这一次,在乔一帆拽紧包站稳前,有人已经牢牢地抓住他的手臂,拉了他一把。

  借力站稳步子,乔一帆忙转身颔首向人道谢,目光倒恰巧撞上绘有嘉世队徽的外套。浓郁的黑中燃放着一簇热烈的红色,像是意寓着引导嘉世夺下三连冠的一叶之秋。乔一帆抬头对上人视线,虽然在这个人脸上找不到任何熟悉的感觉 不过对于此刻的乔一帆来说,重要的是,终于可以问到路了!

  “谢谢你,还有,可以麻烦请问一下,嘉世俱乐部怎么走吗?”

  在嘈杂闷热的街头,乔一帆的声音像是温润的雨水投入其中,不到片刻就蒸发殆尽。邱非闻言显然愣了愣。是远地来找嘉世的?可看看眼前干净乖巧背着包拖着行李的少年,与前段时间堵在俱乐部门口的狂热粉丝完全不像。 不过,反正自己现在也正要回去,帮忙带个路也没什么。邱非这么想着边礼貌地回应了乔一帆的感谢,表示自己可以带他去。

  对于人生地不熟还打不到车的乔一帆来说,这当然是求之不得的,看见对方身上的衣服也知道,即使不是正式队员应该也是在战队里有一席之地。就像自己一样?不,不一样,他的眼里的斗志胜过当时的自己不知道多少。 他可能也准备回去了,所以大概不会添太大麻烦。

  想至此,乔一帆随即颔首向人道谢。在不知道说了今天第几个“谢谢你”后,乔一帆差邱非半个身位地跟了上去。

  在人潮中拖箱带包的乔一帆显然行动不便,以至于一路上都有些磕磕绊绊。邱非发现余光看不见乔一帆后,皱皱眉停下了脚步,回头寻找他身影,等人靠近与自己两肩齐平了才舒展开眉头,开口询问:“我帮你拿箱?”

  大概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太慢耽搁了对方时间,乔一帆不禁有些烧脸,急忙表示没有关系,自己这次会快点跟上以及对不起耽搁了他时间。

  看了眼乔一帆固执坚定的表情,邱非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接下来的路上明显放缓了步子,碰上尤为拥挤的人群时就稍稍停顿一下。因而直到到达目的地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都只差半个身位。

  乔一帆翻遍衣袋只找到了自己车上吃剩的小半包棒棒糖,犹豫了一番,还是递到邱非面前,极其不好意思地开口:“这个当作谢礼可能有些不太好,不过我身上只有这个能送人了。”

  对上他一脸无奈加不好意思的表情,又看看他手里的糖果,邱非不禁扬起了嘴角,伸手接过糖,语气里也带了些笑意:“没事,糖也很好吃,谢谢你。”

  两厢道别,乔一帆想到嘉世和叶修前辈之间的关系,于是慢了邱非一步才转身走向嘉世对面的兴欣网吧。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