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

【索夜索】纠缠


part2

     清晨的微风拂过窗帘,轻触地板又掠过几页纸张,最终将早安吻落在索克萨尔恬静的睡颜上。在发丝的瘙痒下索克缓缓转醒,却觉得身上沉重得无法动弹,不禁皱眉探手摸索。

      在掌心触碰到一阵温热的瞬间,索克睁大了眸子向身侧看去。只见夜雨毫无睡相地留着哈喇子,不用想知道压在自己身上的腿是谁的了。

      索克正准备把人轰下去,便被夜雨一阵温热的呼吸扑得僵住了动作。他弥漫着水蓝色雾气的眸子悄然泛起波澜,隐隐显现出赤金的龙瞳。

      许是感到了一丝不安,夜雨往被窝里缩了缩身子,继而猛地惊醒,却是试探性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隙查看情况。所幸索克萨尔仍然闭着眼睛,并没有任何异常。他刚企图收拢手指,却握住了一把略带凉意的发丝,似乎才意识到自己尴尬的睡姿,迅速收回了横在人身上的手和腿。

      夜雨瞧了眼铺满阳光的窗口,小心翼翼地翻身下床,放轻了步子钻回昨晚索克指给自己的小角落。虽然这地方半倚着并不难受,但躺着就得要抱臂收腿,难免有些不舒服。

      希望索克不会发现自己偷偷跑到他床上去睡吧。睡意未消的夜雨轻声嘀咕着又闭上了眼睛。

      索克阖眸缄默不语,等到一切又安静下来,只能听到夜雨轻轻的呼吸声了。他才又睁开赤金色的眼睛慢慢坐起来,转头久久注视着夜雨,看见人似乎非常不舒服地皱了皱才垂首叹了口气,起身将夜雨抱回床上掖好被角,这才下楼去准备早饭。

      待夜雨再次醒来,已经近午时了,几乎每一块地板都铺满了阳光。他迷迷糊糊地推开身上柔软的被子,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啊,睡得真爽,难得不用早起出门晨练。不过明天开始还是得把习惯改回去,不然……”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夜雨摸了摸身下柔软的床垫,又有些不敢置信地低头确认,“我靠,我什么时候又睡到床上来了,不会早上醒来是做梦吧!索克会怎么想啊,他把我带回来了,我居然半夜上他的床!也不知道他介不介意别人睡他的床,万一人家有洁癖……”

      “快中午了,睡醒了就下来直接吃午饭吧。”索克温柔而微凉的声音从楼下传来,打断了夜雨的嘀嘀咕咕,他语气平静得似乎什么都没发生。

      但越是这样,夜雨反倒越是不安。虽然静下来好好想想,自己也没做什么亏心事,但最后多少还是带着几分忐忑。他拖拖拉拉地收拾完自己,一点一点地往楼下挪去。

      昨天还没来得及仔细打量,现在借着机会消磨时间顺便才看了个完全。小木屋连带着家居都是木质的,空气里似乎都夹杂着淡淡的木香,屋内的格局虽小但布置得异常温馨,物件多是一双相依相对的。

    索克坐在小木桌一侧,桌上摆放的玻璃瓶于阳光下流光溢彩,一束素雅的淡紫色小花倚着修长的瓶颈,娇嫩花瓣上的露珠温润剔透,阳光蹦跳着又跃上索克银白的长发。

    深邃如雕塑的脸部线条又透着如玉般的温润气质,水蓝的眼睛恍若屋外湖泊,微微泛着涟漪,提拔的鼻梁,朱红的薄唇,白皙的肌肤像是透明般,隐隐可见蓝紫的血管。索克萨尔其实很好看,比一般的精灵要再好看一些。夜雨声烦这么想着,呆立在原地。

      “起来了就快点过来吧。”见夜雨杵在楼梯上盯着自己看又迟迟不下来,索克萨尔几不可见地抖了抖微微泛红的耳尖,边合上手中的书,边抬头冲人笑得一如昨日的温和。看着人不情不愿地挪过来坐好,索克这才起身进厨房端出一盘咖喱拌饭,“就着仅有的食材煮了些,多少吃点,你之后可以把自己喜欢吃的告诉我。”

      “啊,谢谢,谢谢!”夜雨一叠声儿地道谢,一边马上接过索克手上的拌饭。他低头盯了会儿久违的色香俱全的口粮,又抬头看眼索克。明明看上去才十四五岁,却总挂着张温和的笑脸。他不由皱起眉头边在心里嘀咕,边一个劲地往嘴里扒饭。怎么觉得现在的小孩子特别难看透?

      夜雨四下五除一二就吃完了,下意识抬头对上一直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空气随即有些凝固,索克面上的笑容看得夜雨一个寒颤,他握拳咳了咳,开口闲扯:“那什么,今天天气不错啊,哈哈哈,下午有什么活动吗,不是说要做床吗?”

      “嗯,是呀。对了,反正你要找木材,顺便帮我带些东西回来吧。”平稳的陈述句,面带微笑却不给对方任何拒绝的余地,索克萨尔挑眉瞅着满脸纠结的小少年。

      “需要什么东西你可以写张纸条给我,我尽力帮上忙!”

      “也没什么,你肯定没问题的,就是云雀的尾羽和悬崖上的药花。”

      索克的笑容看得夜雨背后阵阵发凉,他蹙眉沉吟了片刻,又盯着索克的脸看了许久,确定对方不是在开玩笑才吞吞吐吐地开口:“你确定这个小林子里有云雀?那个悬崖是指我们这里就能望见的那座吗?”

      “是的,药花很挑地方,越是恶劣的环境却往往开得越好。至于云雀的话,应该有那么两三只吧,耐心找找总会有的。”索克语气平淡得仿佛在说一些稀松平常的事,这次不等夜雨回答,他就端起空盘往厨房里走,进去前也没忘催促人出发,“你该出门了。”

      “……我”

      “我那张床……”语气里夹藏着浓浓的威胁意味。

      “我走了!记住了!”边大声答复着,边迅速冲出木屋,径直朝那处悬崖的方向跑去,像是还嫌不够快一样,他三步并做两步跃上枝梢,一路蹦跳着远去。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