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

邱乔小甜饼。

才发现好几个地方错了,咳咳,改改,改改

       自两个人交往以来,邱非和乔一帆算是知道什么叫有其师必有其徒了。

       夏休期头一周,两人约好搬一块儿住。那天,邱乔两人日常各占一个房间带着各家公会抢野图。这一周下来,但凡乔一帆带队的,次次碰上嘉世,这也就算了,三分之一入了嘉世的腰包,剩下里的五分之四就因为迟来的嘉世阻挠送了出去,好歹是野图,本来就少,一帆带队时能碰上的更少,这一周下来也就只杀到一两个。

       虽然事关战队不能马虎,但乔一帆还是觉得这个男友是假的吧。自己抢不到也不让他抢到,怎么不见他平日里这么孩子气。也不是,嗯,还记得他上次见自己吃泡面,执拗地要学烹饪。

       对上那个眼神,乔一帆也就这时候想起他比自己小来着了。后来这件事是以一帆认错不该偷懒,并下厨承包了两人的三餐做收尾。

       不过,这一次,乔一帆不能忍了,反正已经被四家公会抢了先机,干脆打量着拦住自己的战法,目光几乎要在屏幕上烧出个洞。纠结了一番后,他给伍晨私了条消息,希望他能抽两三个人等等趁乱集火这个战法。

       伍晨惊讶归惊讶还是应了下来,不过又想起一帆这一周下来的惨遇,不禁感慨对方这是多黑啊,都逼得一帆那么乖巧的孩子跳脚了。不过,毕竟是职业选手,还是嘉世的小队长,虽然是趁乱集火,但这两三个人有那么容易就能拿下他吗?

       这边,乔一帆确定完了,就径自出了房间,到门口步子又顿了顿,看了会儿自家专心致志的小男友,确定了对方还沉浸在荣耀里,这才放轻脚步走过去。又在邱非身边站了会儿,他才拍了拍人肩膀,在对方转过来的瞬间亲了上去。

       酸甜的柠檬味在唇齿间漫延,乔一帆仍不忘趁人呆愣的片刻伸手盖上了对方的笔记本,眉眼间尽是笑意。邱非突然醒悟,皱了皱眉,转而干脆抱住人加深了吻。这回倒是换乔一帆失措了。

       最后这场野图争夺战以蓝雨取胜,兴欣嘉世双方战队支援失踪做结。伍晨仍不时疑惑于乔一帆是怎么解决邱非的。

       后来有一次两队赛后参加记者会,不知是谁提出“这场比赛中乔一帆和邱非都表现得很精彩,而且两人算得上是师兄弟吧,不知道你们对对方的印象如何?”类似这样的问题。

       两人反应不约而同,吐出四个字:“芝麻汤圆。”

评论(2)

热度(26)